非法买卖、出租银行卡、电信网络诈骗、资金转移方式、大秘密


身份证都来自同一个县。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进入银行网点,但说不认识。在开卡过程中,他们经常眼神交流,坚持开更大的转账金额,但不配合尽职调查…林、王的一系列异常行为引起了银行网点工作人员的警惕。经警方与银行密切联系调查,商业银行网点成功拦截林、王异常开户行为。

近年来,为有效阻断非法资金转移,商业银行加强了事件前后银行账户(含卡)全生命周期管理,强化尽职调查,加强事件前后风险监控和银警协作,事后回访客户,检查清理存量账户等。,建立了防范和控制犯罪分子利用银行账户转移非法资金的防护网,在帮助公安机关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

数据显示,2021年,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分子利用账户从其公司银行账户转移资金的数量同比下降92%,个人银行卡平均涉案金额下降22%。商业银行协助公安机关止付冻结诈骗资金同比增长270%,挽救了大量群众的损失。

金融机构筑起风险防线

公安机关“断卡”行动开展以来,人民银行组织商业银行与公安机关建立警银紧密合作机制,筑牢了犯罪分子恶意开卡的风险防控屏障,有效防止了犯罪分子在商业银行开卡后转移电信网络诈骗资金。商业银行网点一旦发现恶意开卡或买卖银行卡的可疑人员,将尽快向辖区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将迅速调查,立即出动警力对可疑人员进行抓捕,让恶意在商业银行开卡的犯罪分子“自投罗网”。

2021年7月,兴业银行哈尔滨分行发现林某、王某行为异常后,第一时间联系当地反诈骗中心。反诈骗中心仅用一分钟就锁定了王某最近开通的手机卡和银行卡,行为异常。公安机关立即出动警力,联动银行网点成功拦截这一异常开卡行为。

为确保点对点消除风险,中国人民银行哈尔滨中心支行在公安机关协助下,组织商业银行对林、王等人的可疑开卡行为进行调查。经查,2006年10月至2021年7月,王某在黑龙江省10家银行开立借记卡、信用卡、准信用卡等25个账户,频繁消费账户的行为符合公安机关“断卡”的可疑特征。相关商业银行提高了王的客户风险等级,并向公安机关提供了可疑交易线索。

为进一步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多部门以“零容忍”态度联合打击买卖、出租银行卡行为,有效震慑了非法开卡、办卡、售卡团伙和诈骗分子。一方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支付结算帮助的,将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另一方面,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进一步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犯罪的通知》(银发〔2019〕85号),公安部和中国人民银行将在五年内严格审慎暂停其银行账户的场外业务和支付账户的所有业务,对其新开立的账户不实施金融处罚。惩戒期满后,商业银行和支付机构也要加大对被惩戒单位和个人办理新开户业务的审核力度。

此外,商业银行、支付机构和清算机构不断提高风险防控水平,以阻断电信网络诈骗资金的非法转移。商业银行、支付机构对公安机关通报的银行卡严格实行“一案双查”,逐户核对涉案账户的相关账户,将大量线索依法移送公安机关。中国银联组织各商业银行清理整顿银行卡,全面清理长期闲置银行卡和“一人多卡”,极大降低了犯罪分子盘活现有银行卡的风险。中国银联建立了机构间风险防控机制,推进“一键查卡”试点,在方便个人银行卡信息查询的同时,有效防范了虚假开户风险。

电信诈骗资金转移方式的秘密

当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频发,作案手段变化迅速,混乱难防,诈骗窝点加速向境外转移,有组织犯罪特点日益明显,严重破坏社会稳定和人民群众财产安全。

据相关人士介绍,涉及的资金转移方式主要有三个环节。

第一步是收款:买卖银行卡,租用银行卡收取诈骗资金。犯罪分子主要通过购买、租用他人实名开立的银行卡、支付账户等方式收取被害人资金。据公安部门通报,2021年1月至11月,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37万起,捣毁涉“两卡”犯罪团伙3.9万个。涉案银行卡均为实名开通后非法买卖。

二、转账环节:账户嵌套和多方资金转账。诈骗分子为了逃避公安机关的止付冻结措施,往往会迅速转移涉案资金。目前主要有三种方式。一是通过国内“水房”(洗钱团伙)转移。成立国内洗钱工作室,专门从事诈骗资金转移,形成境外人员实施诈骗,通过聊天软件指挥国内“水屋”快速转移洗钱资金的黑色产业链。二是“跑子平台”的拆分交易。资金通过“跑分平台”等非法支付平台大量拆分,以高额利润和利诱等真实名义转入普通人开设的银行卡和支付账户。三是利用虚拟货币转移赃款。欺诈者很难通过购买虚拟货币来调查和控制海外的欺诈资金。

最后,实现环节:资金跨境转移实现。为了躲避打击,诈骗分子通常躲在境外,通过地下钱庄将境内诈骗资金转移出境,完成变现。第一,信用卡取现。雇佣国内“司机”从银行ATM机提现后非法偷渡出境,或通过非法改装在境外POS机刷卡提现。第二种是虚构的交易。构建虚假交易,实现欺诈资金的跨境转移,如签订虚假贸易合同,或购买游戏卡、预付卡等虚拟商品,再倒卖实现变现。三是跨境“敲门砖”。欺诈资金的跨境转移可以通过地下银行境内交付人民币和境外交付外币来实现。

在电信网络诈骗严峻形势下,人民银行加强顶层设计和工作部署,与相关部门联合印发《电信网络诈骗和跨境赌博资金链治理工作方案》,提出29项具体工作措施,提升反治理工作的整体性和系统性;印发《关于加强支付受理终端及相关服务管理的通知》,加强支付条码管理,严厉打击“跑分平台”;推动《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出台,严惩参与电信网络诈骗、为犯罪分子提供便利的非银行支付机构。

中国人民银行表示,下一步将继续全力协助公安机关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不断压实金融机构风险防控责任,推动行业风险整改,推动跨机构、跨市场、跨部门风险分担和协同处置,构建全链条共管格局,织牢金融风险防控网络,牢牢守住人民群众的“钱袋子”。

(文章来源:CBN)